当前位置:
江都养老院 > 新闻中心 >

七旬老人独居养老院五年陷困境

在天宁区康乐颐养家园三楼的一个房间,71岁的老人金标(化名)躺在床上喘着气,眼睛无神地看着阳台外面。4月底开始,金标经常发热,被送到医院后,因无钱医治,只能回到养老院,靠退烧药、消炎药维持。金标在该养老院已住了整整5年,***的儿子消失了5年,老人仅靠自己每月30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。

养老院负责人郭勤说,金标进养老院是2014年5月4日,是儿子儿媳送来的。金标的“入院登记表”是他儿子填写的,记者看到“老人身体情况”一栏里写着:“高血压、心脏病、糖尿病,自理,基本稳定”,儿子儿媳留有姓名和联系电话。郭勤说,老人出生于1948年,退休前是我市一家汽车运输公司的驾驶员,老人在兰陵浦前社区有套老房子,老伴已去世多年。

5年前入住时,养老院从上到下都没想到金标会是这么特殊的一位老人。“当时,他生活能自理,每月有退休金,和我们这里的老人没什么区别,年纪还算是小的。”因此,养老院和金标及其家人当时商量好的收费标准是每月1900元。在支付了一个月的费用后,老人住进了一个4人间。金标的工资卡和身份证都在儿子那里,起初几个月,他儿子定期来养老院付费。但不知何故,老人当年就去村委挂失了自己的身份证、医保卡、工资卡,重新办理后全部由自己保管。正是从那时开始,金标的儿子再也没有露过面。

“我们后来听说,是他儿子不学好,喜欢赌博,据说欠了不少债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护工说。5年来,养老院多次打电话给金标儿子,但始终关机。金标儿媳则表示,她与金标儿子多年前就已离婚。于是,从2014年底开始,金标成了事实上的“五保老人”。

起初两年,老人生活能自理,养老院每月1900元加上1000元左右的药费,退休工资每月还能略有盈余,生活不至窘迫。但2017年初,老人因糖尿病引发脑梗后,开始需要护工护理,这几年每况愈下,目前已处于需要全护理的状态。“大小便经常失禁,不能离开人。”按照全护理的收费标准,每月需要3000多元,但金标情况特殊,目前养老院仍按2000元的标准收费。

2018年、2019年春节,金标的兄弟姐妹曾来看望过他,养老院负责人将情况分析给他们听。兄弟姐妹只是让金标将身份证、工资卡、医保卡拿出来交给负责人,委托养老院照顾老人。

4月23日,老人因为发热、上吐下泻被送到医院救治,工资卡里只有2.3元,医保卡里也没有钱,最终,老人自己签字放弃治疗。4月28日,再次发热到38℃,5月4日上午又一次发热超过38℃,5月5日持续高烧。其间,养老院报过一次警,希望警方能找到金标儿子,但得到的答复是他儿子情况特殊。

记者从浦前社区了解到,金标的老伴去世多年,金标本人有退休工资,有儿子,在村里有房子,不属于五保老人。金标儿子不学好,现在大家都找不到他,据说警方也在找他,老房子也空关了好几年。

采访结束时,郭勤说,她已经将老人的特殊情况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,希望能找到帮助老人的办法。

童华岗 秦坚毅 图文报道

来源:常州日报


注:部份新闻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(cwf@jdclwl.com),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,任何截图并不能作为侵权证据。
友情链接: 网带 薄膜开关
Copyright © 2018 扬州市阿波罗颐养护理院 All Right Reserved. 苏ICP备18004103号